君溟时_𝓚𝓲𝓷𝓰✨

see you
never

二次回应

现在黄谣的事情解决了,那我们就来一件件捋剩下的




第一,先说比较能说清楚的抄袭


大家对抄袭的定义不一样,这一点无法达成统一对吧?


我为什么说抄袭一事,是因为我觉得既然要说一个人,那我是不是应该把所有该说的都说了。所以我会把这件事一并提出,当然你们觉得这一小段算不上抄袭,整篇整篇或者说更多的片段才算抄,那我无话可说。


你们觉得不算抄袭,但是我觉得算,所以无法完成统一


有关抄袭片段,有人说没说清


针对此细节,我不觉得可以完全相同到这个程度,所以我觉得算抄袭。当然,大家要是不这么觉得,那我也没办法


这就是有关抄袭的全部




第二,所谓的我造谣以及你们要求的我道歉


我一再强调,这件事我也是听别人说的,你们要的证据如今因为时间长久没有,但是我与对方对话如下:

时间线:

因为语音转文字有偏差,五月份为九月份


没有记录的原因是因为当事人已经退圈数月,没有对应群聊记录


如果觉得对话是临时编造的,那我也只能说,任凭各位想象


倘若说现在因为没有记录让我道歉,那OK,我君溟时于此刻正式向陈惊鹭道歉


但是关于一些事,我仍保留我的看法,至于后续如何,那也是各位自己的想法




回复

我想我说了是别人透给我的,请问您聊天记录看全了?@陈惊鹭(不上滨中不改名) 



至于被造谣,那么你们来解释这个


我想我抓的更多的,好像是你抄袭:

以及如下言论:


多次强调的是这些,我也说了是别人透给我的,清者自清谢谢



【老福鸽儿x沈河君】打工人也要摆烂

叭叭:温馨提示,我们的沈总改名字了,现叫@胖乎经纪人 è€Œæœ¬æ¬¡çµæ„Ÿæ¥æºäºŽå’Œå‹äººå¯¹è¯(此处不多透露)重点要在两位新人的感情上(bushi)


幼儿园文笔,写的不好请见谅;有私设目ooc;请勿上升正主;如果引起您的不适,请自行离开,不要脏评论区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逢上年关,沈河原以为自己可以像往年一样早点休假,但……


为什么今年要除夕当天才能放假!看着工作群里的通知,他愈发觉得自己像个大怨种。


为什么,为什么我要工作到除夕啊……


他身上的怨气多到鸽子时不时就往他那个方向看两眼,生怕下一秒人就干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。


喵的,我真的会生气好吧,沈河即将握碎手机。


”小沈,”鸽子到底还是走到人身边,安慰两句,“哦不,我们沈经纪,别生气了,年后假长着呢。”


这不说还好,一说沈河脾气更大了——


“你说年后假长? ? ?”沈河指着手机上的消息让他好好看,"就十天,我连元宵节假都没有。”


鸽子顺着人指的荧屏看,好嘛,真就十天,直到元宵节那天才给假。


……小沈你确实好惨,鸽子拍了拍他的肩,决定把位子挪过来和人一起共度剩下的打工时光。


然而他的计划还没实施,就听到旁边总管说: "鸽子赶紧回到你工位上,晚点老板来检查。”


诶不是,我就陪陪我老婆……鸽子愣是被拎了回去,与自家媳妇儿隔位相望。


我能摆烂吗?沈河抓住主管衣服,申请另类休息。


想都不要想,人打开他的手,回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

基于如此情况,沈河也只能带着怨气悻悻坐在自己的工位上,等着老板例行检查。


但是……


为什么鸽子那鸽东西通过lof给他发私信啊?他们是微信互删了,还是不在一层楼啊?


老福鸽儿:小沈~快理理我嘛


胖乎经纪人:……有什么话你是不能当众说?


老福鸽儿:陪老婆这件事是可以说的吗?


胖乎经纪人: å—¯â€¦â€¦æ€Žä¹ˆä¸å¯ä»¥å‘¢?


老福鸽儿:???你跟谁学坏的???


跟谁学坏的……沈河看了看新收到的私信,决定隐藏这个人的存在。


哦不对,隐藏不了,这个人天天来他私信犯贱,这些个同事谁不知道啊。


人“贴心” åœ°å‘他问好,顺便“心疼”道:打工人沈总下午好。


……神特么打工人啊喂,沈河拒绝承认自己因为这仨字破防。


某人:沈姓宝贝最近在忙什么,怎么不发lof?


胖乎经纪人:最近摆烂  ç­‰æ”¾å‡


某人:沈河geigei还在上班啊,不像我,我都放假了。


本来他就因此话恼了些,此刻又听到某鸽子在叫: !小沈,我今天就可以放假


so?只有我是一个该工作到大年三十的怨种是吧?


"小沈小沈,我可以回家了,”某鸽扑进他的怀里,“我可以回去摆烂了。”


“你别走,你陪我……”沈河头次觉得自己这么卑微。


路过他们的同事都觉得不可思议,有几个已经掏出了手机,准备拍下这骇人一幕。


丢脸的事沈总自然不会多干,但是他确实缺个陪他工作的……丢脸就丢脸吧。


“鸽子~”


!沈总撒娇了!同事们的表情跟吃了那啥一样, çº·çº·çœ‹å‘鸽子。这都能忍?这都能忍?


当然忍不了,鸽子直接冲去主管办公室,给人请假。


“老婆,回家。”


某鸽很有男友力地把人从工位上抱起,准备带回家。


我艹???我的工资! ! !


“你不是说打工人也要摆烂吗?”


“我没说要在床上摆吧?”


“你也没说不在床上摆吧?”


……谁家打工人会摆到床上啊! ! !


我家的。

|1.21-2.5联文活动|【群像】赴你

烟火寻常,人间不朽

上一棒@啾啾良夫人. 

主题句:如果不能在一起,那么就一起死

本棒为最后一棒,本次联文活动到此结束




叭叭:三观不说正不正了,可能都没有三观……是大群像,一景多对儿


幼儿园文笔,写得不好请见谅;有私设且ooc;请勿上升正主;如果引起您的不适,请自行离开,不要脏评论区


内含cp:九辫儿,良堂,龙龄,何尚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九良,何九华来了,说是陛下找你,”王九龙掀开军帐,“似是为了两军交战之事。”


“我想到陛下会如此,人人都知我杨国要与他云国打仗,却不知那敌帅是谁,他们的帝王又是何人。”


周九良穿戴好盔甲,整理着衣着。他昨日探了敌营,自然是一清二楚。


云国的守卫被人安排成如此样子,属实是对不起他们之前的夫子。


“难不成你昨日一夜未归是去云国兵营了?”王九龙拍着他的肩,“你小子,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去?”


“我若是带上你,未必太过明显,”他拍下肩上的手,走出营帐,“何将军,请。”


何九华听到了里面的动静,也知道人昨天去做了什么。敢孤身一人去探云国兵力,倒像周九良此人作风。


“九良,此仗实为难打,孤决定御驾亲征,你觉得如何?”


杨九郎表面上问着他的意见,实则已经决定好到底该怎么做。这一场仗,他必须出现。


“陛下此刻已经有想法了,问臣又有什么用呢?”


他一语道破那高位之人的做法,昨日他去敌营的时候,可是碰到了自家探子。


两人打的照面虽不多,可到底是确认了双方身份的。


那可是尚九熙,与何九华并称为陛下左右手的人。


现如今陛下要是知道了敌方的消息,决定御驾亲征,又何尝不是没有道理的?


“孟鹤堂做主帅,你如何想的?”杨九郎问他,“那是昔日同窗,你可下得去手?”


“陛下莫不是忘了,张云雷也在敌营中?”他丝毫不给人留面子。


其实他们现在的处境相差无几,都是要与自己心爱的人为敌罢了。


而这一场战争的发起者,不是他们,是云国的人,是张云雷与孟鹤堂。


他们只能迎战,不能后退,为了杨国的百姓,必须往前冲。


“孤倒是狠得下心,就是不知道我们周将军如何,”人拿出了一向放于国库中的剑,“此剑乃是我杨国世代相传,若是用它将云国之人斩首,倒也对得起它破云的名号。”


“那么就请陛下真的能用这把剑,杀了张云雷,以解杨国之急。”


“如周将军所言,孤定当如此。”





“此次出兵,虽师出无名,却是了了你我心愿,”孟鹤堂举着酒杯,邀人再同自己喝上几杯,“你说昨晚我把防御布置得那么松,他们能不能知道是我们。”


“九龄昨夜看到了周九良,还有一伙不认识的人,想来也是他们杨国的。”


张云雷接过酒杯,一口饮下。人人都说他不该此刻出兵,可他偏要现在动手,而且一定要亲自上战场。


只有这样,才能逼得杨九郎那人也出面。多年分别,总是要见一面的。


两国多年来无法达成和平,他也不可能同人和善解决此问题,那倒不如都死在沙场上。


白骨化成一捧黄沙,风吹散了,他们也在一起了。


“话说,他怎么不来?还怕今晚醉了,明日不能跟王九龙那人一战?”他仰头饮酒,“昨日要是没人看见他,王九龙可不知道他也来了。”


“他渴望着和那人相争的机会,又怎么会让自己的状态被影响?”


“不像你我,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赢。”


他们在起意之时,就没想过要赢。两人一拍即合的原因,也是目的相同。


若是不能好好在一起,那便一同死吧。


不能生同衾,死同穴,那就都化成这天地间的落叶。以天地为枕席,你我同床共枕。


“张云雷,你会后悔吗?”孟鹤堂已有了醉意,问他后不后悔。问他,也是问自己。


“如此问我,你可是后悔了?”张云雷也醉了,酒都洒在了地上,“孟鹤堂!你我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!”


他们从违背大臣意愿出兵开始,就不可能再后悔!


“我可没说我后悔了,这主意……不还是我提出来的吗?”


他拿自己世袭爵位作担保,说自己和陛下带兵定会凯旋归来。


可是这保证书无用,他和张云雷都知道不会赢,却还是骗了他们,要求出兵。


如若真有人知道他们的想法,怕也是会骂他们疯子吧,居然上赶着求死。


倘若能够有其他法子,他们定不会选择牺牲将士,可还能怎么做?


怎么做才能既不让云国国力受损,又可满足他们的想法?这本就是一件难以两全的事。


后悔?来得及后悔吗?还能后悔吗?


“别喝得太醉了,一身酒气出战被记在史书上,那可是要被后人耻笑的。”帐外传来了不知是谁的劝声。


“我又不在乎那史官,也不怕后人耻笑,”张云雷掀开帐门,“张九龄,要不要一同喝两口?”


孟鹤堂也招手叫他,甚至已经斟好他的酒,就等他进帐同饮。


“两个醉鬼,”他笑骂着,“我要是再醉了,谁给你们收尸?”


“别,就让我跟他葬在一起,”张云雷扯他进来,“也别葬在一起,就合为一捧土就行。”


要求还真简单,张九龄接过孟鹤堂递的酒,毫不犹豫地喝下。


“原本不是不喝吗?怎么又肯喝了?”


“你们明知我赢不了的。”


他们都会输,输在这一场战斗中,输在这一场不该有的感情里。





云国营帐中越是放松,衬得杨国这方越发紧张。


何九华在巡逻的间隙里问着自己的爱人:“九熙,这一次,我们可能再也见不到了。”


“若是你死了,我便陪你去死,”他头都不回,决定了他们的生死,“若是我要死,你也别想活着。”


“我们都会活下去的,会活得好好的,”何九华拉住他的手,“我还未曾娶你进门,给你名分。”


尚九熙忽然愣住,是啊,自己现在还无名分。他和何九华,尚不被人所知,别人最多当他们是同僚,又怎么会觉得他们还有别的感情?


可是他偏生爱着他,偏巧爱上了何九华。


如果真的在此时死在沙场上,他们依旧不能在一起,只是各回祖祠罢了。


“何九华,别心软,我们这次确实难赢,这是事实。”


“我知道逃不过一死,所以我想,在死之前拉住你的手。”


即便是我死后说不出话,也可以让众人知道,你是我何九华认准的人。


杨九郎与周九良站在高处,看到了牵住手的二人,相视一笑。


“王九龙不来,倒是少个人见证他们了,”杨九郎看着他们牵着的手,不由羡慕,“孤好像还没牵过张云雷的手呢。”


“没那么多人,可以丢了你的架子了,说的就像孟鹤堂的手我牵过一样。”


“他们都来了,张九龄也应当在吧?那三人以前便是形影不离,现在应该也当如此。”


他们忽然意识到,昨晚的探查结果里,没有张九龄的存在。那么人在哪里,要做什么?


“兴许是来了,不肯与你我相见吧。要是反过来,王九龙他说不定也躲着不见。”


他们一齐笑着,却不曾看见人已经到了他们身后。


“又说我什么坏话呢?”


“我们说,若你是张九龄,不见得会露头见其他人。”


“此次,他也来了?”王九龙已经知道孟鹤堂同张云雷都来了的消息,未曾想他也来了,“你们可没告诉我。”


“只是猜测,毕竟我们仨都一起,他们又怎么可能分开?”


倒也是这个道理,王九龙顺着他们的方向看过去,结果却看到了早上刚见过面的人。


兴趣真独特,他笑着。


“可他们比我们光明正大。”周九良说。


王九龙瞬间无话可说,是啊,这两人怎么就不比他们强了呢?


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地牵着手,站在这里的三个人,哪个敢去牵心上人?


最可笑的,他们甚至要杀了心上人,保护自己的国家。





两军交战,鼓声震天。


杨九郎抬眼便是张云雷,人似乎是带着酒劲儿的,身旁人扶得紧。


大敌在前,怎会醉了?他不明白人到底在想些什么,居然会在此时喝醉。


周九良也这么想的,他甚至闻到了那人身上的酒气,直逼人眼。


“话不多说,开战吧,”张云雷虽醉,眼神却异常坚定,“且看这次,鹿死谁手。”


结局早已定好,两败俱伤,他张云雷是尸骨都难全存的帝王,而杨九郎不一样。


人会是为国付出的好君主,不像他,只会被唾弃。


可那又如何,只要能和杨九郎在一起,他张云雷甘愿做一个疯子。


疯得人尽皆知,疯得人人唾骂。





“冲啊!”双腿夹紧马腹,孟鹤堂率先带着兵士向前冲。


周九良,你要是不敢过来,那我便过去了。


见人真的动起手,周九良硬着头皮上前。他不能让孟鹤堂伤害杨国子民,这是他的立场。


“王九龙,往日我们没能好好斗一场,今日便补上吧。”


张九龄以剑挡路,逼得王九龙退却十数步。


以前便没赢过,兴许这次可以赢吧。


王九龙也不多说,提刀便上。谁赢谁输,那就以血说话吧。


亲卫队也要上,这是何九华和尚九熙的命,他们不断向彼此靠近着,担心分开。


他们从未想过分离,就像昨晚说的那样,即便是死,也要死在一起。


这场战斗里,有人并肩作战,有人与敌厮杀。





张云雷拈弓搭箭,曾百发百中的箭法,此刻竟是一点都不沾身。


这不是你平时的能力,杨九郎到他身边时,破云横在他的脖颈上。


“所以呢?”他主动凑上,“在他们的欢呼声中,杀了我吧。”


“你本就师出无名,死在战场上,也是死得其所。”


杨九郎准备抹了人脖子,然后鸣金收兵。


他刚下手,小腹便一阵刺痛。


人未能如往常一般用弓,居然是因为手腕处绑了匕首。


你!


“既然我不能嫁你,那你就和我一起死!”


张云雷纵容着鲜血肆意奔淌,看着人眼神涣散。


都是将死之人,我们就躺在同一片土地上,看着什么时候,对方化为白骨。


他一向知道人疯狂,却不知道人能做到如此程度。


不过倒也好,至少是在一起了。


张云雷,下辈子我再牵你的手好不好。


好。





“孟鹤堂,你和张云雷究竟何意!”


两人于马上争斗,长枪相抵,逼得对方只能驭马后撤。


“只是以我们的名义,向你们靠近,”孟鹤堂毫不退缩,“你们都不愿意前进,那便我们过来!”


他是云国的侯爵,却也想为自己而活。


荒唐!


周九良以长枪想刺,避开人的要害。


他的目的从始至终都是让人回去,他念同窗之情,念相爱之情。


可是孟鹤堂步步紧逼,他偏生要周九良下手。


“你若是不敢下手,我就带人屠了你杨国!”


周九良,你要么杀了我,要么被我杀!


这是孟鹤堂给他的选择,别无他法。


而这也正是周九良所逃避的,他不知道孟鹤堂到底有着什么本事才会成为主帅。


可是我想放你走!他高声喊道。


“我们回不去的,你必须杀了我。”长枪步步直冲要害。


“那就一起死在沙场上。”


枪尖相会,却不止步,刺穿铠甲,到了柔软之地。


孟鹤堂如了愿,让人和自己一同消失。


且死在这天地间,与落霞孤鹜作伴。


来生陪我,勿忘。





“竟不敢来云国军营见我,懦夫!”


剑刃逐渐向脸颊靠近,九龙以刀锋相对。


“你也不曾来杨国见我,又岂是什么大丈夫?”


他们挑剔着对方的错误,刀剑相向。


每一招,都是要对方死。


他们全力以赴,他们绝不服输。


“张九龄,你敢说你爱我吗?”


王九龙更甚一筹,刀落在张九龄要害,与以往相同。


“你若是敢,我又怎会害怕!”


而这次张九龄是确实要他死的,趁人不注意的时,剑刃入腹。


王九龙鲜少看见张九龄笑,这一次他听到了他的笑声。


我们且承认这份爱吧,一同死在沙场上,也算死得其所。


他看到人撞上自己的刀,血肉模糊。


王九龙,我爱你。


张九龄,我爱你。





何九华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厮杀到尚九熙身边的,他只知道自己一定要跟他在一起。


“哥,我快撑不住了,”尚九熙逐渐力乏,“昨晚那话不作数,等我死后,你带我回家好不好?”


其实他清楚,死在战场上,回不了家。


可他想被承认,他想回到他的家中,告诉所有人,何九华喜欢尚九熙。


何九华不敢分心,却还是应着他:“无论如何,我都会同你一起。”


好,他打起精神,接着以命相拼。


他们的背后,只有彼此,只剩彼此。


刀剑相穿,他们在同一时刻死去。


何九华努力伸出手,想要牵住尚九熙,就像昨晚那样。


可是他做不到,他分明看见了九熙也在伸手。


可他们无法触碰到对方手指,仅差一毫。


哥,牵住我的手。


我会牵住你的手。


此生不得,来世再为。





群龙无首,鸣金收兵。





这场战役在云国史书上的记载颇为负面,张云雷被世人唾骂。


即便他的尸骨被拉回,也只是被草草收尸,成了云国史上最无能的皇帝。


孟鹤堂自然也成了千古罪人,不得翻案。





这场战役在杨国的史书上却大为赞扬,杨九郎成了千古一帝。


他被百姓爱戴,成了为民牺牲的好君主,年年万人敬仰。


周九良也被一同供奉,敬为护国将军。





沙场的无数白骨,皆化为土地养分,铺平后来之人的路。

T:聊聊你曾经见过的邪门cp!!!

我写过鸽子x沈河       @老福鸽儿 @胖乎经纪人

你俩谁评论了给我自觉站出来好吧😡

【霄海】我爱你很久很久(三十五)

黄锌和叶楠木并不知道两人去见过云绮蕊,在他们的印象里,只是一个寒假过去,关九海又成了之前那副模样。


他还是他,一如既往地努力,永不停歇。


“海哥怎么又开始了?”叶楠木看着成绩哀嚎,“上次还不这样啊,怎么过个年就变这么多……”


倒不是他夸大,关九海此次发挥稳定,直接坐在了全校第三的位置。


是变了很多,他安心坐在霄白身边,不觉有什么不应该。想要更好的未来,那就必须往前冲。


只是这些关于未来的话,他不会告诉叶楠木。他始终无法忘记上世此人背刺自己,离间自己与朋友们的关系……说得通透些,他承认他曾恨叶楠木。


至于为什么原本信任对方,此刻却又不想继续来往,其中大半原因还与他之前的判断有关。


如果云绮蕊没有主动透露出自己也穿回来这件事,他绝对不会想到还有第三个人拥有两世记忆。既然能有第三个人,也就会有第四个,第五个……


即使他不愿意这么去推测,可事实就是,叶楠木有再次背叛他的可能。


因此他必须对叶楠木有所保留,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,他都要有数。


“还说海哥,楠木你这次也不赖啊,”黄锌给人后脑勺一巴掌,“你要留爸爸一个人在亚精英班看你们风流是不是。”


每次大考都要换一下各班尖子生和垫底的,就他现在的水平,能不能在亚精英班苟住都难说。


“就一次成绩,下次大家都会更好的。”九海抱着水杯喝了一口,冲两人笑得灿烂。


只是那笑意,未曾到过眼底。





“你的场面话越来越会说了,”回班午休的路上,霄白调侃着他,“你对叶楠木怎么这么疏离了?”


“大茶壶,这是一件非常让人细思极恐的事,”九海提醒着,“云绮蕊是回来的人,那么别人呢?是不是之前伤害过我的人,都可能回来?”


这是他最不愿意看见的结果,自己被人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。他可以选择原谅,可是他不能一直选择原谅。


九海的话不无道理,谁都不能排除这些可能。叶楠木能否信任,有待确认。


“所以你是要放弃他了?”霄白追问他的态度, â€œè¿žåŒé»„锌一起?”


人对他们的态度其实很明显,只是习惯了伪装,连最简单的疏离别人都难以看出。


“毕竟朋友一场,放弃不合适。我跟楠木当普通朋友就好,再近一点都不合适。 â€


"嗯。”


他们并肩走回班里,未能注意到身后不远的人。


而黄锌也不是有意听人墙角,只是恰巧路过,又听见人说到了自己的名字,才停了脚听听说什么。





“楠木,你最近对海哥做什么了?”黄锌想不明白出了什么事,在课间时间找叶楠木问详情。


?我能做什么,叶楠木觉得人奇奇怪怪的,怎么突然这么问?


不应该啊,如果什么事都没发生,那海哥怎么可能说只做普通朋友?


只要相熟的都知道人俩做了好些年朋友,且不说关系好到别人无法破坏,双方家里也都见过的。


更有甚者说过,如果不是叶楠木家里不同意,两人一定会订婚成为合法夫夫。


“真没做什么?”“真没做什么。”


所以就是海哥那边发生了什么事?可是最近也没发生过什么大事,影响不到他们的关系才对,黄锌百思不得其解。


不是,你这又搞什么,给我整懵了,叶楠木看人抓耳挠腮,迫不及待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
“中午那会儿回班,你也知道我跟海哥他们差不了多远,”黄锌选择实话实说,“我听到海哥说要和你做普通朋友,以为你们发生了什么事.....”

|1.21-2.05联文活动|【郭于+桃/谦堂】放心交给我

上一棒:@哎呦喂 

下一棒:@家猫本姓周 

主题句:角儿,你可以放心地将一切交给我

烟火寻常,人间不朽


叭叭:是郭于微车,别问为什么是这么个设定&故事剧情,我也不知道,要问就问某个迫切想看到这个的名为扬扬的怨种

幼儿园文笔,写的不好请见谅;有私设且ooc;请勿上升正主;如果引起您的不适,请自行离开,不要脏评论区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天德一事出后,郭德纲怎么看回放怎么觉得不对劲儿,小孟儿这混小子,又是没来玫瑰园跪着了。连根都能忘,哪里是个相声演员该有的样子!


他越想越觉得不应该,既还冠着相声演员的名,又如何能没有业务能力?实在不行就别再上综艺,安安心心回剧场磨炼。


前段时间还说队里缺人,现在倒是不用再担心这件事,他自己也能补上。


最后他到底是把人叫到了玫瑰园中,让人在书房等自己。孩子就算再大,那也得管,更何况这是师哥的干儿子,更不能什么能耐都没有。


孟鹤堂也知是自己做错了,到了玫瑰园便自觉走到书房跪下,面向白墙,青青挺直,不敢有一丝懈怠。


“没想到一个电话还能叫来我们的孟大明星,”郭德纲拎着藤条进了书房,先给花浇了水,后才问他,“少爷,你可知自己错哪儿了?”


"小孟不知……”他本是忘了,见那藤条扬起才忽地忆起,"师父是说天德……吗?”


孟鹤堂还没说完,藤条就落在了身上,尾端触及白壁,他甚至注意到墙上多了道痕迹。


师父是真的生气了,他跪得更加笔直,不敢多言。


“昨儿那网上可是炸了锅了,你怎么想的?”随着这一问,藤条唰地落在他身上,“底都能忘了?”


“小孟儿退步了,还请师父责罚。”


是要好好责罚,忘了根,忘了祖师爷,怎能不罚?


深知师父脾气的孟鹤堂自然不会去再说什么,他是疼的,可他确实是错了。现在业务水平下降,错在忘本,这是事实。


到底是舍不得责罚太狠,郭德纲扔下藤条,走出了书房,准备给于谦打电话。


好好想想你该怎么做,这句话越是淡然,孟鹤堂越是心忧。


他明知自己不该忘底,不该忽略自己是个相声演员的本质,现在遭人耻笑,这也是他自己的责任。


“师哥,小孟儿在我这儿。”


见人手机响了,郭德纲顺手拿起一看, æ˜¯ä»–师哥打过来的,也不好挂掉。


于谦听他这么一说,猜想到人是为了什么, è¿™äº‹å„¿æ˜¯å­Ÿä»”做的不到位,罚些倒也没什么。只是他实在担心人把自己气坏,也匆匆赶到了玫瑰园,劝着人别太动肝火。


“师哥,”郭德纲沏好茶,递了一杯过去,“我担心小孟儿啊,他毕竟是你我看着成长的孩子。”


正因为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人,所以难免要多加当心,注定会被无数眼睛盯着。


天德一事,既是此理的一种表现,也是警醒众人该如何做才是对的。


于谦自然也明白此事原因多半在谁头上,是孟仔忽视了自己的基础,忘了根。


因此这顿打,多少得给人提个醒。不要一心只在人气上,根是最重要的。


他接过人放在桌旁的藤条:“角儿你放心,一切都交给我吧。”


就像他曾无数次说过的那样,他会在人筋疲力尽时主动接手所有。


他缓缓上了楼梯,在书房门前驻足。手搭上门把的那刻,他忽地忆起了20年前的幕场景,也是如此。


只是那次不同,他们刚成为搭档,很多事还都需要磨合。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多数都是顺着搭档来。


渐渐地,再也离不开。他于谦栽在了这个大家调侃的小黑胖子上,栽在了自己的角儿手里。


也是一句师哥, ä»–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于谦能做的,无非就是郭德纲无法做下去的。


“师哥,我担心啊。”


他不喜欢看到人为旁事操心,因此他总说:“放心交给我,我会把一切都做好。”


就像多数人心里清楚的那样,郭德纲的背后,总有一个于谦撑着。


第一次见人落泪,他直觉心像缺了一块似的,便愈发想替人把什么都做好。


师哥……


角儿,我在。


呼吸交融,时间流逝,在这个成熟稳重的年龄他们彻底拥有彼此。从身到心,于谦确认自己得到想要的东西了的。


郭德纲会把一切都交给他,因为他是于谦,他是他的师哥。


这是他身为搭档,身为爱人应做的。


话不是说说而已,郭德纲把一切都交给于谦后,确实是无比放心了的。


于谦从种种回忆中抽神,推开书房的门,看向唇已发白的人。


“干爹……”孟鹤堂是万万没想到此时干爹会来的,"干爹也是为…… â€


“孟仔,错哪儿了?”越简单的话,越能让人心惊。


刚刚师父明显是恼了,现在……我该怎么办才好,孟鹤堂不由闭上双眼,等着人那份指点。


对于他而言,此刻所谓的责骂也好,提点也好,只要师父他们没有彻底失望,他就还有机会的。


他不想,真的不想失去他们。


“小孟儿今后会改,一定不会让干爹和师父失望。”


“你做好了,最大的受益者不是我们,是你自己,”于谦并未打算因为人看上去多脆弱就放弃想法,“孟仔,我们不能一直为你铺路。”


没有人可以一直为谁规划好前程,他们做不到,小孟儿总是要和九良慢慢往前走的。


还是刚才那藤条吧……孟鹤堂极力忍住疼痛,不想把自己的软弱暴露在外。


干爹刚才也是这个意思吧,他要独立的,不能全然靠着长辈们。


眼看目的达成,于谦也没了动手的心思,只叫人再多跪会儿,想明白了再出书房。


“师哥。”


"角儿,我在。”


仅仅是两句话,什么都已说明。


知晓一切的郭德纲也不再追问,将沏好的茶递给了于谦。


他师哥做事他放心,小孟儿当下一定是懂了事理的。


只要明白了,那就行了。


“角儿,什么事你都可以放心交给我。”

Q:君离姐新年快乐呀(=^▽^=)

新年快乐~

(才看到的屑君离自戳双眼    bushi)

|1.21-2.05联文活动|【群像】当我社攻do时不戴🍑

上一棒@小仓鼠 

下一棒@🌟王小木zlin🌟 

同一时间段@加糖的粥甜 

烟火寻常,人间不朽


幼儿园文笔,写的不好请见谅;有私设且ooc;请勿上升正主;如果引起您的不适,请自行离开,不要脏评论区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[1.21-2.5相圈新春活动] 终宣

我家初礼宝宝组织活动超棒的(星星眼)


是各种各样文风都会有一些的屑君离,敬请期待

卿初礼_Faye☃:

岁末元春,繁华初始


烟火年年,人间不朽


所求皆如愿 ï¼Œæ‰€è¡Œçš†å¦é€”


多喜乐,长安宁


万事顺遂,恭贺新禧




节目单:

















☃|策划 @卿初礼_𝓕𝓪𝔂𝓮💐 


☃|美工@卿初礼_𝓕𝓪𝔂𝓮💐 


☃|文案@卿初礼_𝓕𝓪𝔂𝓮💐 


☃|活动时间:除夕-元宵(1.21-2.5)


☃|活动专属tag:烟火寻常人间不朽


共计图文视频520篇


感谢230位老师参与配合


敬请期待,我们不见不散